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阿良良木后宮記読完

Araraki_Harmle.jpg

如上图,无任何误。对伤·化·伪物语三部中任何女角还抱有幻想的各位,请死心吧……

忍:不用说了,“制造眷属其实是类似于性行为一样的事情呢……”

战场原:已经被OOXX!(虽然没有明说,但可能性高达八成:“今晚请对我温柔一点”)

羽川:阿拉拉圾收藏有她的全套内衣(bra+pants),外加数不清的语言上的性搔扰

八九寺:被多次猥亵(是的,那已经超越一般性骚扰的等级了)

神原:腕组,接触胸部,看到裸体……(语言性骚扰倒是没有,因为神原自己太工口了……)

千石:虽然阿拉垃圾还没出手,但已经被勾引得神魂颠倒阿拉垃圾说什么都一定照做的程度了。

火怜和月火:别听阿拉垃圾什么“我们关系不好”的鬼话。每天叫床那是哪门子的关系不好啊。实际上这两个妹都是彻底的兄控,每天被鬼畜哥哥揉胸放题,连初吻都被夺走了。火怜更惨,被当马骑,还差点被推倒了

(以上叙述全部无误!)



以下言归正传。我认为阿良良木后宫记的看点,第一是搞笑,第二是工口,第三是吐嘈。至于纠结,那是要靠着对接下来的搞笑和工口的期待来撑过去的东西。这系列的意义,就是把人笑得翻过来,再翻过去,直到喘不过气来为止。

按照这个评判标准,伪物语最佳,化物语几乎同等,伤物语略差一些。

剧情?呃,剧情不就是阿娘娘木和一堆女角搭讪和被搭讪,然后三句话之后就开始性骚扰的故事么……

总的来说,虽然是轻松愉快的作品,但意外地也有让人不快的角色出现。一个是伪物语中影缝余弦,另一个则是伤物语中的ギロチンカッター。反正对我来说,打着正义的旗号把无关的人卷进来的,那才是真正的恶人。反而贝木泥舟这样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的诈欺师倒是还好。所以ギロチンカッター在一页之内就被KO掉最后还成了kissshot的晚餐我是觉得很爽啊。可惜的是影缝没能被海扁一顿。

因为忌惮这种让人不快的角色,我大概暂时是不会去看戏言系列的了。

以上为感想。顺便,阿娘娘木应该能创下名字的外号和写法最多男猪的记录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标签 : 人渣 后宫 虚假的完美世界 化物語
主题 : 読書感想文
分类 : 小説・文学

君が知らない物語

虽然不想把话说得太死,不过这化物语的ED就算不是神曲,也绝对是非常好的作品。

这歌给我的感觉就是相当的戦場ヶ原っぽい:音乐和歌词都炽热,歌姬的声音则相对地显得平坦。对比之下却意外地和ガハラさん(请参考伪物语)的形象相配。歌词里的事情基本上是来自于化物语的。不过有趣的是,这歌的视点显然应该是戦場ヶ原本人,但在小说里面,指点星空的并不是阿良良木而是她自己……

(邪恶的推测:莫非戦場ヶ原在阿良良木之前还有过一个为她指点星空的本命么……)

嘛,其实这一篇主要还是想说说最近超·好き的戦場ヶ原大人……


「これで、全部よ」

「ん……? 何がだ?」

「私が持っているもの、全部」

 星空を見上げたままで言う戦場ヶ原。

「勉強を教えてあげられること。可愛い後輩と、ぶっきらぼうなお父さん。それに――この星空。私が持っているのは、これくらいのもの。私が阿良々木くんにあげられるのは、これくらいのもの。これくらいで、全部」


(“就这些,全部了哦”

“嗯?什么?”

“我拥有的东西,所有的。”

凝望着星空,战场原说,

“能教你功课;可爱的学妹和粗鲁的老爸;然后——还有这个星空。我拥有的东西就是这么些。我能给阿良良木君的东西也就是这些了。这些就是全部了。”)

于是我被这段话前所未有地击沉了……(虽然十秒之后就被后续的对话笑翻了)

唯一的不满是后面当战场原一再强调“我不能再给你什么了”的时候,阿拉垃圾的表现。虽然最终由ガハラさん主动来索吻的发展也不错。但阿拉垃圾你这种时候不该表现得更像样一些么?我当时根本连台词都替你想好了:

“啊不战场原同学,你不需要再给予我什么了。这个是我能给你的。”

然后,kiss。

(阿拉垃圾你最初嘴巴被钉了一记还直接杀过去的勇气都死到哪里去了啊!)

不过无论从哪方面看,我对战场原的好感与其说是同情,不如说是共鸣和同病相怜。总之,我也总觉得自己就像战场原那样,一无所有,两手空空,只是撑着冷漠无表情的外壳度过一日又一日。

只是,17岁的战场原还能义无反顾地委身给自己所爱的人;我却不过是三次元世界里一个没人搭理的loser而已。


标签 : 化物語 戦場ヶ原さま大好き 虚假的完美世界 破鞋党
主题 : 読書感想文
分类 : 小説・文学

戦場ヶ原 蕩れ!

最近看《化物语》,我有如下几点认识:

1. 西尾维新是个好作家。

2. 新房在这部片上不是好制作(本来想直接盖棺写渣制作的,怕被拍死所以算了)。

3. 我爱戦場ヶ原ひだき,当然这点还存有疑问,小河请不用太紧张……


关于第一点:

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看了化物语,我才感觉到葵せきな的学生会尽管也是一样努力的吐嘈连发+龙珠梗,但却是明显的有差距。例如最典型的毒舌的攻击力,知弦就比仪差出好几条街。如果说仪的毒舌是重磅直拳的话,那知弦姐就算在攻击的时候也经常只是挠痒的级别。

请看如下的对白:

“我已经做好不论何时何地都接受阿良良木君的攻的觉悟了”

#@$#@$Y^#@$^$#^%#@@$ ……

“难道阿良良木君原来是受吗!(大惊)”

#@$#@$Y^#@$^$#^%#@@$ ……

“但没法子呢,我不能攻。”

“我说为什么男女之间的事情会有攻受的关系啊!”

“可是,我的处女是要献给战场原前辈的!”

——内牛满面。这是要有多么猥琐的思想才能写出来的天才文字啊!


如果说一般作者的漫才还是有轨迹可循的对话的话,那西尾就是经常以最出人意料的招数击中人笑穴的怪拳。例如,战场原的裙底杀必死,大概没有人能猜得到吧。正经的剧情,啰嗦暧昧到纠结的心理活动和旁白,和人物那毫无底线的超现实主义恶搞直球发言(而且这样的担当全是女角)之间的巨大反差,这种对比大概就是西尾独有的风格吧。


然后说说新房:

新房的动画,一言以蔽之,就是毫无现实感。化物语毕竟不是充满了超现实主义场面和概念化人物的绝望先生。至少我觉得西尾希望给读者讲述的,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故事。试想战场原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嘴里却吐出一连串不真实到近乎荒诞的毒舌的时候,那种游离在现实与非现实之间的落差才是小说的魅力所在。但在新房手上,这种魅力是完全被毁了。我们看到的角色不再触手可及,而是漂浮在半空支离破碎有如剪影,似乎在听人讲单口相声。角色被破坏了,故事的意义至少就没了一半。

而且怎么说呢,在图形技术已经大发展了的今天,画的可以比真的还真,连一个准职人以一己之力都可以做出让人击节的动画特效的时候,再继续坚持2/3 的时间都是静态镜头和字幕的动画,这大概连剑走偏锋都不能算了,只是单纯的偷懒吧……


呃,下面是抒发本人对战场原さま大好之情的时间……

………………其实这感觉还挺复杂的。战场原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姐类型;傲娇?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过也相当极限了(顺便吐一个关于傲娇的嘈:不是说 “对你采取特别的态度”就一定是傲娇萌的,比如想象一下现实中的公主病大小姐,就算她答应和你交往我想我还是会敬谢不敏)。不过喜欢或者说爱也是有很多种的:比如说倾慕——希望成为那样的人;眷恋——希望被那样的人关照;相悦——和那个人一起相处很有趣;还有就是认同——我们很相似,因而心有灵犀。所以对于我来说,战场原大概是属于那种“倾慕”和“认同”的对象吧?同样对人际关系的冷漠,毒舌,(至少在语言上)无限度的自轻自贱还有ねこかぶり……

几年前,我对“语言”这东西有过近乎痴迷的爱好。现在的后遗症之一就是对那种“若无其事地说出来却可以把别人气疯”的话语,还有无限夸张的用辞的喜好。所以说到底,我可能只是喜欢(更准确地说是慕)她的毒舌而已……

(掩面)

标签 : 化物語 戦場ヶ原さま大好き 破鞋党
主题 : 読書感想文
分类 : 小説・文学

个人情报

とある姉コン

Author:とある姉コン
轻小说,ACG,IT相关。

本人则是姐控的死宅(啥),专业是物理化学和高性能计算,有悠久历史(从2000年开始算的话)的代码民工,没了。

ココロ
RSS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分类
検索フォーム
Tag

虚假的完美世界 EP 姐控 网络 真实的悲惨世界 破鞋党 后宫 絶望した! 文学少女 化物語 HTTP代理 MPC-HC Little_Busters! Fate 文学批评的性别观 戦場ヶ原さま大好き 无限循环 学生会 游戏 K-ON 笨蛋测验召唤兽 DNS服务 Galgame创作 RivaTuner 人渣 自爆 Room.No.1301 GPU-Z 4850HD IE8 WPF Rita UAC windows_live CLANNAD Windows_Gadgets 空境 

友情连接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